《圣经》云「不可X他人的妻」?中世纪福音书为何偷藏髒字

2020-05-27 评论 552
《圣经》云「不可X他人的妻」?中世纪福音书为何偷藏髒字

文/梅莉莎.摩尔

译/蔡耀纬

西元七一五年,一位名为埃德弗里斯(Eadfrith)的修士,展开了一项美好而宏伟的志愿工作。在英格兰东北部一座寒冷潮湿、强风吹袭的隐修院里,他投注全身心的精力和艺术技巧,完成一份献给天主的赠礼,写下了《林迪斯芳福音书》(Lindisfarne Gospels),这是全世界装饰最华丽的手抄本之一。

这部精美的手抄本包含了拉丁通俗译本的《马太福音》、《马可福音》、《路加福音》和《约翰福音》,以岛屿式样(insular fashion)装饰,结合了塞尔特和盎格鲁撒克逊风格。

大约两百五十年后,同一座隐修院一位名为奥尔德雷德(Aldred)的司铎,为拉丁文圣经添加了英文注解,产生了留存至今最古老的英文福音书。

《马太福音》的第一句是「亚伯拉罕的后裔,大卫的子孙,耶稣基督的家谱」(Liber generationisIesuChristi filii David Øilli Abraham),奥尔德雷德译成:Bóc cneurisehaelendescristesdauidessunuabrahamessunu。

这是古代英文,现代说英语的人几乎无法理解。(正如英王钦定本所述,这行文字的意思是:「亚伯拉罕后裔,大卫的子孙,耶稣基督的家谱」)奥尔德雷德由此继续,完全按照字面翻译。

《圣经》云「不可X他人的妻」?中世纪福音书为何偷藏髒字


▲《林迪斯芳福音书》/图/维基百科

直到《马太福音》五章,二十七节:「你们听见有话说:『不可姦淫。』」(Audistisquia dictum estantiquis non moechaberis),英王钦定本写作「你们听见古人有话说:『你们不可姦淫。』」但奥尔德雷德的翻译却大不相同:「你们听见这句话对古人说过,不可犯罪,不可搞他人的妻。」(Geherdegeforðonacueden is to ðæmaldumnegesynngeðu [vel] ne serððuoðresmoneswif)。

很久以后,在英格兰文艺复兴期间,搞被认为只比今天的干稍微可接受一些。比方说,在一五三○年的一部英法文辞典中,它的定义等同于法语的干(foudre):「我搞了个王后(queene,指娼妓)。我干、我们干,等等(Je fous, nosfoutons, je foutis, jay foutu, je fouteray,que je foute, foutre)」

问题在于,搞这样的字在圣经里有何用处?在这部精雕细琢以荣耀天主的圣书中,为何这位司铎会把这段拉丁文实质上翻成「你们不可干邻居的妻」?

奥尔德雷德并不是唯一一个在翻译圣经时加入淫秽字眼的人。事实上,他对搞这个字的使用更趋近于常例,而非例外。四百年后的一三七○年,约翰.威克里夫(John Wyclif)和他的同事们开始翻译英文版圣经,好让不懂拉丁文的一般平民能直接理解天主的话语,无需司铎居中斡旋(他们认为这是干预)。

而这些一般平民读到的内容,如今可不能在教堂里大声宣读:「凡卵蛋受伤的,或被阉割的,不可入耶和华的会。」(A geldynge, Þeballogysbrusyd or kut o, &Þeardekutawey, shal not goon yn to Þechirche)(《申命记》二十三章,一节)献祭的动物也受到同样限制:「卵蛋损伤的、或是压碎的、或是破裂的、或是骟了的,不可献给耶和华。」(《利未记》二十二章,二十四节)

在美式英文里,睪丸不是个文雅的字,但也不特别难听。但在英国,卵蛋(bollocks)从过去到现在都是淫秽字眼。二○○○年英国大众的十大髒话排名里,卵蛋名列第八。

威克里夫圣经的读者们也读到了天主保证要对任何不听从祂、不遵行祂诫命的人所做的事:「耶和华必用埃及人的疮并痔疮攻击你(拉屎的部位)。」(《申命记》二十八章,二十七节)这个翻译十分贴近拉丁文,它拐弯抹角地为了迴避一个粗俗字眼而用了两个。

这倒不是因为威克里夫教派不能用屁股这个字。他们会用。我们后来看到了这段:「耶和华的手重重加在亚实突人(Azothe)身上,败坏他们,使他们(屁股的私密处)生痔疮,亚实突和亚实突的四境都是如此。」(《撒母耳记上》五章,六节)

这只不过是威克里夫及其同事们引入方言圣经中的秽语之一斑。从我们的标準看来,他们的译本比起通常委婉的希伯来文圣经,或是他们用作来源文本的拉丁通俗译本都更淫秽许多。

《圣经》云「不可X他人的妻」?中世纪福音书为何偷藏髒字


▲《马太福音》/图/维基百科

《申命记》二十八章,二十七节拉丁文本的Parte corporis per quam stercoradigeruntur,翻译成现代英文的语义是「散播粪便的部位」。如同第一章所见,stercora是个相当文雅的拉丁字,散播则比拉屎文雅得太多。

在此,威克里夫等人将拉丁文高度婉曲且相当暧昧的描述,转变为具体且粗直(dysphemistic)的说法。他们一再这幺做,坚持在前所未见之处使用屁股和卵蛋。

明白无误的真相是,卵蛋、搞,甚至屄这样的字,在中世纪都并不淫秽。一般来说,中世纪英格兰人的淫秽概念和我们现代并不相同,我们的概念是具备某些禁忌功能的字眼拥有超乎字面意义的力量,非得从文雅的对话中排除掉不可。

正如我们从史蒂芬.平克对髒话的定义所见,屄这样的字在今天「劫持我们的注意力,迫使我们斟酌它令人不悦的含义」,但它在中世纪是平凡无奇的字眼。不可否认,它是直接的,却不具备任何足以激怒或冒犯的特殊力量。在我们看来,中世纪的人们对于狗屎出奇地漠不关心。

但这不是说中世纪的人们没有恶语的概念。他们採用的是新约认为说闲话不道德的态度。他们尤其关切所谓的「髒字」(foulewordes)或「恶言」(wordes of vyleny),但它们和我们的秽语範围并不一致。

「髒字」是有可能陷人于罪的任何字眼,如同我们在上一章所见,它们的道德影响很坏。任何字眼的使用只要足以怂恿说者或听者做出某种恶行,无论是淫欲、偷窃、杀人、赌博还是你想到的什幺,它都有可能是髒字。

*本文摘录自《当上帝踩到狗屎:人类世界三千年来的髒话文化史》

《圣经》云「不可X他人的妻」?中世纪福音书为何偷藏髒字

译者:蔡耀纬